或許這皆為己之決擇
無意之中也許正巧是於自身最為貼合的作法
只是那時仍不明白
所以追求所以奔勞
而徒留空然

或許己所追隨的本是異途
那便何妨
亦無從剝奪如魚得水的興致
而今自已明瞭
再無追隨之要

非全為不得融入而成的悲哀
亦因本質異同所為的相隔
值當身處一處時
又是一種全然新的風景
不同於現今
然餘思可滅
從己心然為而已矣

活著死滅何異
或許傾盡畢生都在追尋的一個答案
然活著盡之本份
死滅亦從之本份
天道之命難違
予等不啻為天意螻蟻
卻仍可拓出廣闊
此亦,天意所願而未列限制之情事

吾仍不明其中意函
然只信當時亦非現今之貌現今之想
定當無從得知現下會是此等形樣
意義何在想必不在當時顧慮範圍
而今是否困於棋局深陷囹圄
若不待一切明瞭仍難言明
只盼歸回之日將近

卻仍懼將來臨之時
候著的將是所期之光明
抑或所料之虛無..........

而總歸
己仍由著心思轉繞千百回
許仍將放下
實踐此生非我所有握盡前下一片
當好





當好。

創作者介紹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