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殤
   
   本卷 壹 之貳
  
  使用前敬告:此文為架構於仙劍系列遊戲產品之上的衍生自創文,系列主角會出現於文中(不過皆是配角),不適者請慎入。


  
  ※
  
  
  再睜開眼已不是習慣中的晦暗,一片木色映著陽光閃耀著溫暖,而後他聞到了一陣淡淡茶香混著木頭獨有的香氣。眨眨眼,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還仍能聞著這香氣而愉快談笑,然而那情景卻也已模糊而難加辨識……。
  
  
  「欸,他還好嗎?」
  「……是還好……」
  「怎麼?瞧你一臉難受的表情,不會是情況凶險吧?」
  「……不應該是這樣的,但已經好一段時間了……」
  「今天的時候到了嗎?」
  「嗯…。」
  
  
  腳步聲漸漸逼近,涓從床上坐起,有些慌張,卻沒有下一步要做什麼的頭緒。但他發現其中一道氣息自己十分熟悉,腦海第一個閃過的畫面,明明只有一雙大手、一抹微笑,卻令他備感安全。
  
  「那麼就快開始──咦?」
  
  第一個進門的不是印象中的那人。涓瑟縮了下,仔細打量來人,發現那人應帶著飛揚神采的眼眉此時深鎖著,不知是承著什麼樣的苦惱,才會讓一個好端端的人如此發愁?他想起以前也曾看著那些人如此蹙緊眉,一臉的怏怏不樂,於是他著上華服……
  
  「醒來了……。」
  「啊、啊哈哈……那真是太好了吶。」他搔了搔頭,一臉大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我剛還在想,如果是我用錯方法怎麼辦……」
  
  涓因話聲而回了神,看見笑容在方才那人臉上大肆綻了開,再不復嚴肅凝重的樣子。他的黑髮烏亮烏亮的,在陽光下散著墨綠光芒。涓覺得稀奇,便一直盯著瞧,沒發現來人被看得有些發窘,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還好嗎?」
  
  靠近床邊的人他很熟悉,雖聽不太懂,卻感覺得到是在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他頷首,看進那兩潭深湖,隱隱約約,似是看到了什麼思緒一閃而過。
  
  「……」他張口欲說些什麼,發聲狀況卻不太好。「……伊、啊……」
  
  「你要喝水嗎?不用勉強自己講話,比一比就好,我幫你拿。」
  
  看著對方慌張的樣子,他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仍堅持著要講話,努力一個音一個音地擠。
  
  
  「……雅……」
  
  
  似乎是終於講出想講的話,涓看起來開心極了。
  
  「逼……」瞬間涓的情緒又低沉了起來,持續方才那般努力擠字,不明白的人甚至可能以為他氣得咬牙切齒。「…別……擔、安……」
  
  
  一剛聽見自己的名字時,雅是十分訝異的。為什麼涓會記得自己的名字還是其次,努力強迫自己開口說話,就是為了安撫他,這才真正令他心驚。在那天偶然遇見後,他曾猜想過涓的個性,也推測過一醒來他對自己會多驚嚇多恐懼,卻從沒想過,當自己真正再看見那一對澄澈的瞳眸時,耳裡聽見的卻是『別擔心』。
  
  
  「嗯,我知道了,不擔心。」雅漾起微笑,「渴不渴?餓不餓?」
  「欸,是啊,你應該已經很久沒喝水了……雖然沒必要喝,不過還是會很不舒服吧?」
  
  涓歪了歪頭,不太明白他們說的話。
  
  「……會是時間太久忘了怎麼說話嗎……?」
  「……也許吧?也不能排除以前有的某種特殊身分……那些人都只會寫不會說話。」
  
  似是不想多談,那人只略微提了下。
  
  雅嗯了一聲,「那我還是先去倒杯水……」
  
  正起身離開,感覺一股微小的拉力從衣角傳來,只要動作再快點恐怕就會忽略。一回首,他便察覺涓的不安,雖然他只是低著頭什麼也沒說。
  
  雅對站在一旁的人使了個眼色,而後坐回原位,輕輕握著涓的手。
  「別害怕。」
  
  「呃……呵呵,我叫帝,請你多多指教了。」
  
  
  很奇妙的感覺,在手被握住之後,極大的溫暖融化了他的恐懼。
  
  
  「那、我先去倒個水!你們慢聊啊!」帝說著便作勢要走,帶了點逃跑的意味。
  
  「不,還是我去吧。給你去到時端來的是不是水都不知道……」
  雅安撫了下涓,看狀況還可以,便出了房門。
  
  
  「……欸,有必要說這麼明白傷人嗎?」帝嘆口氣,本想走近床邊,在看到涓懼怕的神色之後,只好打消念頭。這讓一向開朗的帝不禁尷尬了起來,卻也不免小小吃起被信任著的雅的醋,畢竟被一個自己挺想認識的人恐懼並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說起來你那身傷究竟怎麼回事啊?居然還有人封鎖外象……還好你醒了,不然提供雅破解外加治癒方法的我可糟了……話又說回來,雅那廝的功力是不是又增加了?我的方法成功率可是微乎其微,就算成功也不可能讓你好這麼快阿……」帝若有所思的看著涓,喃喃自語了一大串。「啊,我都忘了你聽不懂,真抱歉!……我現在道歉有什麼用啊,他也聽不懂……」
  
  涓一臉疑惑的瞧著停不下嘴的帝,滿心只祈禱雅趕緊歸來。
  
  「涓、涓……怪了,這名字怎恁地耳熟……」
  
  
  帝正思索著,雅便端了一組茶具和一杯清水回來了。他隨意讓一個小茶几自動飛到床邊,順便再補上兩張椅墊,佈置茶具的時候瞄了一眼愣在一旁的帝,帶點無奈地說:「你哪時這麼拘謹了,我怎麼從未聽聞?坐。」
  
  被調侃的帝臉一紅,微怒道:「你就少損我一點是會掉塊皮麼?」
  
  雅聳聳肩,把漂亮的白瓷水杯交給了涓,並叮嚀著"小心,別給嗆到"等等,看得帝那是一個牙癢,但外人在旁,他也不好就著慣例先來一段全武行,再說今個兒沒帶傢伙來,本是怕干擾了治療過程,但也因此要勝過雅他可是一點信心也沒有。就算在對他有利的地氣下對戰,讓他事事站盡上風也未必打得過,更甭提處下風的現在了。
  
  
  眼看涓買醉似的灌完了水,帝突然想起之後的事。「那之後呢?讓他就住在這裡?但總要有人照顧他吧?你不是還要出去清理谷那群死老頭消失前留下的一堆空隙嗎?先警告你歪腦筋可不要動我頭上,我是絕對絕──對不會幫你留下來照顧他的!本大爺我事情可多著!」更何況他對我這麼恐懼,要照顧他之前就先把他嚇死了吧?
  
  「我也沒指望你幫我顧人。」雅聳肩,完全無視帝瞬間爆漲的怒氣。「我測過他的靈質了,我打算等他恢復得差不多之後請他與我們一起清除縫隙,我想會事半功倍。」
  
  「他的能力這麼好?能讓你事半功倍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嗯。但他若不願幫忙也沒關係。不過這段期間的差事,還是得有人做……」雅假裝思考了一下,續道:「不如你就替我完成吧!一天三個,依你的能力應該可以吧?」
  
  「咦──!?」帝差點沒把剛含進嘴裡的香茶給全數噴出來,形成狀觀的瞬間噴泉。「我?你有沒有搞錯!?別以為再用激將法還有用!!」
  
  「啊,是嗎?那日舞楓臺不知是誰說──」
  
  「你、你你你你──你卑鄙!!好歹也要來個利誘吧!?一出口就是威逼!!」
  
  「我只是實話實說。」
  
  「……啊啊啊──我答應就是了、答應就是了!拜託你就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那想必現下帝兄是"真的"有很多事要做了?雅某不送了。」
  
  「你──!好、很好!牙青嵐你就給我好好等著看我偉大的事蹟!!」
  語畢,帝帶著一臉怒容奪門而出。
  
  「……也沒必要喊起我的化名……」雅揉了揉額角,回過頭來安撫一臉驚嚇的涓,而後起身弄早膳去了。
  
  
  
  
  
  
  
  
  
  
  「這段字是唸作……」
  
  「喂!本大爺回來啦!!」帝用力地踹開房門,碰一聲把自己摔到早上涓還躺著的床上,隨手丟出五顆黑黑小小、沒有任何反光,像是會把所有事物給吸進去的圓球。「有沒有很感動?五個耶!不錯吧?不過當然啦!清除的手續還是得你自己執行!我好睏,要用晚膳時記得叫我……呼啊~」
  
  「……說著說著竟然自己睡著了……」雅走到床邊,無奈地搖搖頭,替他蓋上一層薄被。
  
  
  「雅……」
  
  涓的突然靠近嚇了雅好大一跳。「嗯?怎麼了?不舒服嗎?還是剛哪裡不懂?」
  
  雖然嘴上這麼問,他大概也知道這機率不是很高,畢竟就這一整天敎下來的發現,對方也只剩把字唸出來這部份要花點心思,讀與寫倒是都十分流暢。這讓他不免有些疑惑,要只會文字不會聲音是很有難度的,究竟有什麼是讓他不能會聽會說?不過即使有些許好奇,他現在不想、也不方便多加過問。
  
  
  「不是……他……這樣不會……有危險嗎?」
  「不會,只是尋常的靈力消耗過多而已,休息休息就好。」
  「可是……有點不太對勁……要不……我幫他看看……」
  
  聞言,雅又仔細把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帝打量了一遍,卻瞧不出什麼端倪來。為避免萬一,他頷首:「好,那就麻煩你了。」
  
  涓搖搖頭說了句沒什麼,便輕悄悄的往床邊靠近。他深吸一口氣,把大量靈氣聚集於右手,並緩緩從頭部上方平移至腹部,這樣來回幾趟後,範圍漸漸縮小,最後固定在胸前。他緩緩把右手移至側邊,左手則接在對側,右手逐漸增強的綠芒,開始如流水一般流進帝的身體裡,另一側更有著黯紅色一點一滴從體內憑空向上流出,聚集在涓的左手。
  
  
  這一幕令雅感到驚訝。這是空間術法使用過度常有的內傷,但若放著不管便不是打哈哈可以呼嚨過去的,他會讓人體內的氣不停流失,就像是裝水的杯子破一個洞一樣,嚴重的甚至會有性命之虞。而也許這只是新受的輕傷,他竟根本沒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但……
  
  
  
  他瞥了一眼看來十分冷靜的涓,壓下自己心中的疑惑與驚詫。
  
  
  「唔……。」帝翻了個身,而涓這邊也似是處理完了。他看著手上凝成球狀的紅思考了會,而後開始凝神運氣,那紅竟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綠,並流回帝的體內。
  
  「………」雅微微瞪大了眼。
  
  看來自己可撿回一個了不得的人吶……。
  
  
  「……好了……」完畢所有動作的涓小小呼了一口氣,卻不小心牽動到他已大鬧空城計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啊……」
  
  雅對著略顯尷尬的涓笑了笑。「不要緊,不用轉化靈力填肚子,晚上想吃點什麼?」
  
  「吃什麼……?」涓疑惑地看著雅,而後似是想到什麼般開口:「紅油抄手……」
  
  「好,沒問題。那麼你先在這坐坐吧。」一瞬間涓的臉上露出不安的神情,雅趕忙道:「還是要一起去廚房?」
  
  涓聞言迅速起身,趕緊走到雅身旁待命。雅笑了笑,輕拍他的頭:「不用急,我會等你。」
  涓愣了下,旋即微笑點了點頭,兩人便這麼一前一後出了房間。
  
  
  
  至於兩人還算和樂融融地在飯廳吃著紅油抄手,以及某人以著直可衝破雲霄的聲量大吼「雅你這傢伙怎麼又沒叫我起來啊啊啊啊啊──」,那都已是後話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nytytw 的頭像
pennytytw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