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只是當今世人,誰又免除的了呢?

即使我多少明白,這些年頭碰到了如此之人仍然不能體會。
想守住最後純真率直的年頭的自己,最後是跌得滿身傷

 

而最後了啊!這半年,我自己給的期限。
不論願意不願意,半年之後
我也即將成為我曾經不能理解的人
即將成為孔子鄙視的人了。

但這就是社會的生存之法,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nytytw 的頭像
pennytytw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