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自小豬(bonepig)的帝鄉

冷漠孤僻的大學生,遇上一座面海的小山村。
黑瓦房、灰石階,空氣中有歷史沉澱後的味道,寂寞卻美好。

那是第一個冬天末尾的某一 日,夜間十一點,他在瀰漫著濃霧的彎曲山路上拚命地呼喊狂奔,最後一般客運卻無情地呼嘯而去。
等到第二個冬天末尾的某一日,攝氏兩度的風裡,佇立 上百盞紅燈籠串連著照亮的千級階梯底,選擇是微笑目送最後一班客運過站。

不再離開。為什麼要離開?異地已如故鄉。

只是他 不知道,伸手擁抱的是一座覆滅多年的村莊。
在他面前展顏或落淚的人們,在他眼中鋪開或落幕的故事,在他身邊築起或衰敗的景致,離合聚散,愛怨喜 悲,甚至包括讓他找回了悸動懂得了牽掛的那個人,早在他出生前便已全深埋於腳下的黃土底,化作了被遺忘的灰。
倒數從相遇那一刻開始。於是以一種最 虛幻偏又深刻的方式,身歷其境地見證了小山村最後的三百六十五天。

莫喚異地作故鄉,故鄉是一生追想卻再回不去的地方。

 

 

 

 

 

 

 

看到一面之緣的朋友在我酆都一篇下的留言
會不禁讓我想起這篇小豬寫的帝鄉。

 

那樣的感觸我已無法言明。

只知道這深深烙印在心底的痛,無可抹滅....

創作者介紹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