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殤
               
           
   本卷 貳 之參
  

          
   使用前敬告:此文為架構於仙劍系列遊戲產品之上的衍生自創文,系列主角會出現於文中(不過皆是配角),不適者請慎入。
  
  
  
  ※
  
  
  涓提神著把那果實收起。不久之後一位慈祥面孔的老者帶了一人上來,那人隱隱約約的沒給看清,撲通一聲鑽了池子裡去。老者緩步上前來,一個頓腳,神樹之巔恢復了往昔,冷冷清清。
  
  「老夫即為風遺,還望諸位隨我來。」
  
  風遺一個彈指,以絲線牽引三人,直奔神樹而下,過了許久方至神宮正殿,四人商討了好些時候,最後仍決定由帝接任神界之首,儘管帝難得一次謙虛說雅比他適合。而後風遺將三人帶入內殿,由於眾神還在神樹旁慶祝,整個神宮彷若空城,也因此毋須左停右等地與人閒談。風遺領著三人到了最裡邊最大的房間,說明了這是神界之首的臥居,並旁兩空房留與雅涓兩人使用。
  
  「……長老的好意我們感激不盡,但我想我們還是留在浮雲神境為是。」
  
  「浮雲……」長老頓了頓,忽而擊掌而笑。「啊,是了。」他從衣內挑出一小塊內裡散著淡藍光芒的石子,輕輕一掰竟為二,分別交與雅和涓。「這是小型傳送石,左轉三圈右轉五圈,便可直接來這,倒過來操作則可回去。若咱有事通知,需要您二位前來,這玉會藍光大作,若您有急事不能前來,敲它個一會子便停。」
  
  兩人收下此玉石兼兩條細緞,繫著隨身走。帝則從神樹之上便沒恢復,雖留得神魂在,對一切與他無關之事沒個反應。風遺領著帝進了內殿,似是在討論些要緊事,兩人也知趣,便反其道行,往他處走走。
  
  雖是第一次來,亟欲四處認識環境,無奈現今竟無人在,自己亂走碰碰撞撞的也不是個事,於是兩人仍轉了石子回浮雲去。
  
  雅四處張羅一會子,終於把幾年來生疏了的物事整理完畢,弄了些淡菜甜點擺了一小几子解饞。涓在房內發著呆,轉眼見眼前多了一桌玲瓏小巧的精緻點心,不免嚇了一跳。
  
  「不嫌棄的話,吃罷。」
  
  「啊……嗯。」涓還是稍愣了下,才接過雅手中的那塊甜點。他瞧著那翠綠的外皮好一會,後來還是放進嘴裡細嚼起來。在咬開外皮的那瞬,一股草香冒了出來,搭著甜甜的味道,令涓不禁訝異。「……好吃……」
  
  「那就好。」雅頜首,又搬了一小几子,拿了茶壺及從壁櫃挑了一罐東西出來放著,細提著木匙進罐子裡,出來是滿滿的茶葉清芬。在熱滾滾的玉露與茶葉相遇時,茶香溢了滿房。接著雅拿了個小火盆,指一點便起了火,便把茶壺懸掛在上頭,並拿捏著火侯,烹煮時間,終泡出一壺好茶來。
  
  涓一直好奇地看著雅的動作,在茶泡好了的那刻他笑道:「好香……」
  
  雅為兩人各倒了杯茶,涓很有興趣地一直盯著杯中微黃的液體,小心地啜著,又看了看甜點,拿起一小塊仔細研究。雅見他如此,不免覺得可愛有趣,遂講起點心與茶的作法。涓凝神諦聽,一一記起,最令他開心的莫過於雅說改天要帶他去廚裡慢慢教他。
  
  只是從這話題過後兩人沉默了起來,竟找不到話頭了。努力思考終於得了個主意,涓抬首正要說些什麼,竟看雅亦是盯著他張口要講話,兩人不禁都因此呆愣地看著對方好一會。最終是雅先笑了出來,涓有些不知所措,索性就低下頭裝沒事。
  
  「……果然沒帝就怪安靜的。」雅稍稍止了笑,拿起茶又喝了一口。
  
  「……嗯……」
  
  「你想說什麼?」
  
  聞言,涓看向雅,不禁為了那笑容呆了好一會,才回神想起:「……只是……在想……重樓……怎樣了……」
  
  「……他啊,不是會讓人擔心的人吧。」雅轉了個輕快的語氣,道:「倒是這生活挺閑的,終日沒個什麼事做……雖然這裡不比其他地方,至少有晝夜四季,但閑著也不是個法……你想做些什麼?」
  
  涓思考了會,卻仍不知如何是好。「我……已經好久……沒想過……要做什麼了……」
  
  「啊、」這麼一提,雅才猛然想起最初遇見的事。「……那從此以後多出去走走吧……?」
  
  「……嗯。」涓點點頭,心裡卻過不去,他總不想給雅添了麻煩。他環顧這特分給自己的臥房,看到了一些特別的掛飾,便問:「那些……是什麼……?」
  
  「那是琴、蕭、劍、戟……等。你有興趣麼?也許你以前也會……我可以教你入門,但剩下的我不一定精通了。」
  
  涓起身至那些琴劍之前,第一步停在長戟所在。他面帶疑惑地撫過磨得光亮的棍身,竟覺無比熟悉。那長戟在涓觸碰後散著微弱光芒並小幅度地振動著,涓一個順勢便拿了起來,他左右揮動,只覺順暢無比,毫無陌生感,儘管這是他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碰這東西。
  
  「……」一瞬間有個影像滑過雅的腦海,卻連殘影也抓不著,而眼前涓的身影頓時熟悉了起來。他一直不明白為何使劍的自己家中會有戟……而如今這情況不禁令他疑竇叢生。一間多的卻明顯不是客房的房間,一些他不會使用卻仍擺在易拿處的東西,多了一套的日常用品……在在都強調了這偌大的所在,先前定是兩人共同居住……那個人不是帝,是他以前的“夥伴”,然而自涓來到之後,一切都自然得令人不免覺得,少了一塊的拼圖終於回歸。
  
  ……是巧合?還是……
  
  涓把長戟放回原本的位置,轉身走向床舖,把那顆泛著螢綠的果實輕放床邊,而後顯得有些疲憊地坐下。
  
  夕陽橘紅的光芒灑進臥房,蔓延門口。雅見他累了,叮囑了聲好好睡吧,便闔起門帶著斜照離開,又四處奔忙了會,直至月亮高掛,也才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睡前他躡手躡腳進了涓的房間探視一下情況,見對方仍然安穩熟睡,才放心離去。
  
  
  片片花瓣飄落,他的目光緊緊鎖在其中一處,專注得連落花貼近雙眸也捨不得眨眼。
  
  那一處有個修長的身影,以靈氣灌注,以生命舞劍,藍彩與淡粉交織。
  
  忽然那人收勢,迴身走了過來。他感覺自己微微向上牽動嘴角。
  
  畫面霎時被黑暗取代,他眨眨眼,才發現方才只是個夢。雖然這不是噩夢,他心裡卻有種莫名的、淡淡的恐懼,而雪上加霜的是、雖然他感覺再陷入睡眠定會同樣陷入夢境,但無法控制自己強睜開眼不再睡去。最後他使勁全力坐起身,拖起如鉛塊般沉重的腳離開床舖。
  
  睡意稍歇,他心繫他方,腦袋裡想著夢裡那人,雖不見面容,卻有種極緻的熟悉感……
  
  “咿──”
  
  推開門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他訥訥地收回手,開到一半的門扉又再次掩上,推拒他於門外。他盯著門上繁複的雕刻看,明白這是隔壁房間的通路,卻不曉得自己怎麼會如此無意識地走了過來。心下慶幸房內人未醒,他正轉身預備離去,門卻忽然又開了。
  
  「……涓?」雅的眼神看來不帶一絲睡意,倒是添了幾分疑惑。「怎麼了?」
  
  「……我……」涓低下頭,正思考如何回答,雅卻直接截了他的話:「進來吧。」
  
  他聽了便乖巧地跟進房內。雅從櫃子裡取出一罐白玉製的高頸瓶,拔開軟塞子,溢出露水的清香,並遞予涓。
  
  「你睡不著麼?」聞言,涓邊緩緩飲下天仙玉露邊點頭。
  「做惡夢了?」雅接著問。
  涓一愣,想了想才啟口:「不知道……」
  
  他沒什麼頭緒,然而也不太想問雅關於夢的事。喝完玉露後,他發現溫暖的空氣帶著離家出走的睡意回來找他了,雅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眼皮盡頭,而後一股拉力將他抬起,幾步之隔,他感覺自己應是平躺床上。窸窣一陣,另一個人的氣息在身側擴散,他渾噩地想著是不是雅也上床睡了。
  
  一股熱氣環繞全身,完全進入夢鄉前他隱約聽得自頭頂上的一句低喃:「真怪啊,好久沒這麼想睡了……」
  
  
  
  tbc.
  
  
  
  
  
  先放舊稿...= =
  
  哀希望我的寫文速度能快一點> <
  最近好熱呀~
  之後的計畫大概是葬花與流殤並行,偶爾參雜一些小短文(現在好想寫胡鶴!!!!)
  等到葬花填滿才會去填別的吧!
  
  ...哀,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填坑,鬱悶XD


創作者介紹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