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殤
               
           
   本卷 貳 之肆
  

          
   使用前敬告:此文為架構於仙劍系列遊戲產品之上的衍生自創文,系列主角會出現於文中(不過皆是配角),不適者請慎入。
  
  
  
  ※

 

  待了幾天平凡無奇的祥和日子,也去了幾次神宮看望帝的情況,雖然帝常藉著神界諸事推拖著避不見面,兩人也不放在心上,仍不時去探訪,亦順便逛逛、熟悉熟悉。也曾幾次瞧見帝在神樹之下呆望,但若與他打招呼,他會立即匆匆離去,好似做錯了什麼被發現一般逃離。
  
  不過多半時間涓只是盯著房間閉上掛著的長戟看,雅也放著他沒管,兩人幾乎各活各的沒什麼交集。除了出門、用膳,他幾乎連對方的人影也看不到,雖然他不是很在意,只是那個夜晚卻更顯突兀,總在他出神時闖進腦海,擾得他心煩。
  
  看著那支長戟,他總會覺得自己好似想起了什麼,只是一細想又什麼都沒了,如晨霧消失於熾陽下,無影無蹤。但他仍毫不懈怠,鎮日對著那一線希望乾瞪眼,如遊子思鄉,林木尋根。人不能失了過去,便如活水不能失了源頭,過往的空白令他煩惱萬千不能斷,即使再怎麼空想也不會憶起,他仍止不住地往回探索。
  
  也許是倦了,今天他忽然想出去走走,不再枯坐。他出了房門四處晃了晃,不見雅的身影,心下也不甚在意,隨手留了訊息,便出門去了。
  
  浮雲神境其實很大,他們的住所只佔了中間一小塊,其餘有廣袤的竹林,遼闊的草原,山岳與其間溪流成群,本島之外還有許多較小型的離島,皆是一番美景,更有瀑布從島緣傾瀉而下,穿越雲霧向下奔流直至不可見。
  
  涓愣了一會,也沒多加細想便順著自己的腳走向那一片竹林。站在竹林口時,他驀然停下向前的腳步,驚覺眼前的景象竟是如此熟悉,而他卻憶不起這感覺應從何而來。呆愣地望著一會,他終究放棄思考繼續向前。
  
  他沒來由地愛上了這片竹林。漫無目的地悠轉其中,竟感到了那一絲絲陌生而熟悉的自在滿盈。林間鳥鳴唱著潑下來的碎陽迎著風回盪,他輕闔起雙眸,縱身於其中,彷若他便是竹,而竹便是他。
  
  他放任自己走著,不明方向,不明時間,在他再完全睜開雙眼時,已不知是在何時何地。向前的地方竹林漸疏,他好奇地走了過去,卻走出了竹林,擁抱了一段草原的清新。眼前只是一個小小的草原,卻亦是壯闊無比,因著再前頭便是島緣。不平整的岩石垂直向下延展,翠綠的盡頭沒有透藍的吟唱,卻有深褐的堅毅,再向前望,雲霧之中,彷彿有一小島浮著。
  
  他望著那島,不自覺地招來了浮雲而乘其上,向小島而去。
  
  小島意外地有點距離,在剛落腳其上時,他便有種離開的衝動。環顧四方,前頭是一直徑有幾十人長的半圓草地,而後亦是竹林延展,只是中間隱約有著什麼閃閃發亮。好奇勝過了隱約的排斥感,他邁步向前,直到距離夠近了,才發覺那竟是一條盤旋在竹林最外圍的龍!
  
  金龍神色十分兇惡地看著某處,在涓靠近之時猛地轉過頭來瞪他,卻在下一秒愣住,而後放緩神情,垂首消逝。涓看向金龍方才望著的方向,發現了一個人倒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他慢慢向那個人靠近。一股淡甜的血腥味傳來,涓皺了皺眉,快步上前。鮮紅不停從那人底下流出,顯然傷得不清。涓猶豫著,他不知道這人該不該救,於是他開始打量這個面朝下趴著的人,儘管這似乎沒什麼幫助,但至少讓他心裡好過一些。
  
  那人穿著簡便的衣裳,一頭及肩青綠髮,羊型玉珮自他腰間垂落草地上,透明的微綠因沾上血紅而發出奇異的光芒。他頸邊散落著墨綠色的碎片,手中緊緊握著一條墨綠滾金邊絲帶。涓靠近他蹲下,用手輕輕搖了搖那動也不動的身軀,不見回應。涓掙扎了好一會,才咬咬唇扛起那人,轉身往來時路回去。
  
  此時天色已漸暗,本是迷迷糊糊走來的,如今也只能順著那方向慢慢走回去,而肩上拖著的人與逐漸消失的光線令他的回程更顯困難。他只能凝聚一團火光充當燈籠,令其漂浮在前方以應對漸暗的竹林,同時幫肩上之人進行粗略的療癒。
  
  好不容易走出竹林,涓十分慶幸自己走對了方向,但旋即他便瞧見不遠處家門前的雅,神色焦慮地快步走來。雅在他面前停步,直勾勾地盯著他,他見狀不禁害怕起來,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不敢出一點聲。
  
  半晌,雅一個字也沒說,一句話也沒過問,只是背過那人,往房裡去了。涓緊張地尾隨在後,繞過前院,進了離門口最近的客房──帝來時常用的那間──只見雅把那人放上床後,不是檢查那人的傷勢,而是帶點詫異疑惑地看著他手上緊握著的髮帶。涓跟著注視那他已觀察過的髮帶,卻瞧不出個所以然來,反倒是注意到那人身上的傷口彷若開花一般又裂了開來。涓倒吸一口氣,正欲上前幫他治療,卻被雅伸手攔住。
  
  涓抬頭望向雅,「這傷……」明明已經癒合了,為什麼還會裂開?
  
  「你在哪裡發現他的?」雅的聲音很冷,冷到涓不禁怕得向後退了一步,直想離開這裡。是他帶這個人回來的,他不該這麼做,否則雅也不會氣成這樣。
  
  「竹林後……的小島上……」涓扶著一旁的桌子,不住地顫抖。「對不起……我不該…帶他回來……更不該…幫他治療……」
  
  雅沒有回答,只是走出房門,不久後拿了一床充滿符咒的被子進來,像極了他剛醒時也蓋在身上的被子。雅將之完全蓋住那人,而後將手覆於其上,開始行氣。被子上紫芒流轉,與雅所施之藍芒逐漸混合,突然被子裡金光大作,像要突破束縛般不停衝撞著往外,只見雅蹙了蹙眉,用力往下一按,金光便若被馴服了般縮了回去,緊接著底下一聲咳嗽濺紅了被子,雅一揮手,那紅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雅轉過身來,拉起涓的手就往外走。涓乖順地被拉著走,即使手被握痛了也不敢作聲,他只盼雅能原諒他做了不該做的事,為此,一點疼痛算不上什麼。
  
  最後他們停在涓的房門口。雅讓涓面對自己並凝視著他,只是涓仍害怕四目相對,他怕在那雙自己若有似無地依賴著的眸子裡,看到憤怒以及責備的情緒,那樣的痛他無法承受。於是他也只是沉默著垂首,藉以躲開他不願面對的事實。
  
  就這樣靜默了許久,雅放開了緊握的手,輕道:「睡吧。」而後轉身離開。
  
  涓抬首,目光隨著那背影,漸遠。
  
  
  
  
  tbc.
  
  
  
  
  
  
  
  最近都沒有腦袋寫文= =(跪
  不!!!!我要振作!!!!!!!(機率好似很小(!?

創作者介紹

千年萬世

pennyty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